🍟鹧鸪环球旅行✨

阿顾🍻🍻 [戒骄戒躁。]
fo前请点开这里✨

近期:fate,ygo,原创
✨重度梅林和伯爵厨!!!✨扩列但拒绝同担!!!!✨
不待热门圈,偶尔会画cp向,多数无差。
✨✨✨✨我是角色厨!!!角色厨!✨✨✨

[凹凸]媚俗

我要发疯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我爱惨他了

歹徒甲:

⚠避雷注意
※角色文(沾边)
※帕洛斯相关,成年帕(我流)
※bg水分掺杂※第一人称,帕洛斯粉完全可以代入自已
※嫖文
以上。

我是最近才开始见到附近的男人。

我不大怎么爱出门。平常很喜欢放假时分窝在家里看点东西。这让我乐的清闲,最重要的是可以一个人独处。大学过后我在一家报社工作,平常正常的上下班,三点一线的生活,除了偶尔采购出门或与朋友一道外出游玩外,便再没多余的安排。

直到今天清晨下午我不小心撞见了对方。我拎着东西回家,路途不远,但中间插着红绿灯,拐角我小跑,想着快点回家给手机充电。结果我迎面就撞上了他。对方在我不小心倒地后蹲下帮我捡起东西,随后待我起身,他把东西递给我。

我确定没见过他的面容。住在这一块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,虽然我并不是常常出去,但我确定这男人是生面孔。

他不错。面容好看,扶我起身时眼睑向下看我,睫毛很长。我的确因为对方好看的五官多瞧了他几眼,他穿着正装,但扣子全解,露出里面的羊毛条纹衬衫。

您没事吧?他笑着同我说道。
我摇摇头,随后朝他道歉,接过东西后就匆匆走回家。

我跟他第一次碰面后就开始偶遇他多了。第二次见面在超市买东西。第三次。第三次的时候我们小区的边上有人死了。

警察过来拉黄色警戒线,大清早我意外早醒,摸索着手机起来时,站在窗边看见了江边围着一群群的人。大家都在说话,平常只是略有生气的地方飘着一身正午的味道,好奇心下我下楼买早饭,路过拉着警戒线的地方时眼神偷偷的瞄去。后来我在最近的早点排队,听着前面的男人跟摊饼的老大爷说话。老大爷挥舞着铲子说早上的状况,死去的是个年轻人。从水里打捞上来。肚子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
死相真惨。大爷叹气。然后把摊好的煎饼递给我前面的男人。

到我的时候很快。兴许是不熟识的缘故,老大爷没怎么跟我说话,我站在原地盯着手机,等着自已的早点快点完成,后来我接过去时往返特地朝围绕的人群里看了好几眼。我看到了被蓝色袋子包裹的尸体,于是脚步速度放慢,后来有人拍拍我的肩。朝我说这不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。问我在这吃的下去吗。

帕洛斯很讨厌拿着自已的时间来加班,特别是在长假时。他今早路过这儿,看见一圈圈人围在江边不动,他坐在快餐店里的玻璃处。透过透明的巨大窗户看着在一块四下闹声的大家。他起得早,刚做到这个位置时外面早就发现了尸体,那会儿警察刚过来,草地上的尸体还没被盖上东西,快餐店里的服务员好奇心往外跑,悄悄的推开门到那边偷看了一眼。事后又快速跑回来。坐在里面的帕洛斯就觉得好玩,服务员推开门时他两视线正巧撞到,帕洛斯就眯起眼朝对方笑笑。

后来端上点的八宝粥,放下时帕洛斯看着手机没抬头,但对方放下时,朝他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,帕洛斯这才抬头看对方,发现是之前偷跑出去看现场的服务员。是个学生样的女孩。这会儿高考刚完,估摸着是高考结束后的暑期工。

姑娘因为好奇心上班时间里偷摸着出去,这期间没多长,却让她害怕被客人看到后的麻烦,于是担惊受怕,害怕给别人说笑和怒骂。帕洛斯嗯了一声,尾音上扬,却是疑问的意思,但没等姑娘继续说,他先一步上台了一句没关系。又再次朝对方笑笑。让姑娘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。

我第三次见到男人时他在我身后。像个熟人一样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我不该待在这地方。这是我第一次正面看见他的面貌,他看上去不大。或许是长相显得年轻的缘故,总而言之像是个刚进社会不久的人。我下意识的同他问好,后来我们聊了起来,他同我说道这个现场,我跟他聊天时把今早在早点摊上听见的大概说给他。后来我们不多时互相告别。临走前他先跟我说了他的名字。

后来见面多了。我以为他就住在附近。因为平日里我不怎么出门,放假时靠着睡懒觉和看剧度过,这附近有什么邻居对我而言的确是所知甚少。在这住了一年多,就只和看大门的保安大爷熟而已。他外向。虽然我觉得这是我的错觉。但跟我相较起来的确是待人热情了。我跟他聊天时多是在楼下偶遇,后来加了好友,但却在网络上没聊多少。

那会儿命案发生了有三天,网络和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,毕竟光天化日下的大清早,就这么发生了命案,虽然没见血,但确实是打碎了一地的平静。我在的报社也有版面报道这件事。虽然并不属于我负责的范围,但也确实让我知道一些情况。

但我对此并不上心,这个城市原本就没那么安全,毕竟临海,听父辈说过。上个世纪这边都是黑社会混事多,现在在这块站得住脚立的起根的,上面辈分的都跟黑社会有关。

但是现在这个时日,谁都不会觉得自已会跟黑社会缠上关系。

我跟帕洛斯成为朋友,后来我知道他大我一岁。但我还是惊异,觉得这男人实在是看面容显得年龄小。但一开口说话却还真是低沉一点的声音,让人对他的可靠产生了几分好感和莫名。那天我们坐在咖啡店里,他穿了一身运动服,看上去刚跑步回来,下身黑裤的小腿绷紧,坐在对面喝着一杯猫山。我当时拿着笔记本电脑在他对面修改稿子,他随手拿起一本书,在我对面读起来。

我低头工作时看见了文件夹里的报社版面,点进去的时候发现在我家附近的那起命案变成头条,最近的时日里原本以为会被后面蜂拥而来的消息淹没,但却完全没有按照预想来发展,我看到了版面还没修改的内容,发现了闹事的母亲。这几个字眼让人看的头疼。我一时哑声,这感觉不是干涩。却是直接的大脑回溯,我想起了前几晚外面传来传去的吵闹声,感觉自已恰逢瞧见了事情的一角。

我扫了一眼报道。发现上面还有受害者的大概内容,虽然名字肯定是用了化名。但我还是看见了单亲,学生,失踪的字眼。觉得这碰巧的一幕是绝对远见的前方。我猛然记起那个吵闹声来自死者唯一的亲属。

稍加不对劲的神色被对面的帕洛斯瞧见,他咳嗽了一下问我怎么了。我笑笑,没说话。

我觉得这个男人跟其他人不一样。这到底哪里不同。我的确是可以列一大堆出来。朋友说我是不是看人家有意思。我却十分确定的摇头。虽然帕洛斯的确是让我第一眼惊异了一会,之后的偶遇也确是让我稍稍的偏移本心,但实际接触后反倒又悄悄移回原位。我觉得他实在是给人感觉奇怪。这最重要的是对我而言。我接触的男性不多,以前倒是有过男性朋友,这其中的相处后来总让我感到心累,迁让是唯一持久的方法,但一直让步让我们越走越远。

但他不同。他总是让所有的事情按照,按照我的想法走了过来。

我跟他一块约下午聊天。见面时他问我去哪,我们那会儿不熟。我说您方便就您订吧。他却说不,您说。他还耸肩,这让他看上去无所谓,但可爱。“女士优先,请。”他笑起来,眼睛眯成一条缝,朝我又说了一句。

我喜欢一家距离不远的咖啡店,我们徒步去那,在咖啡店聊了一下午,他什么都能聊,但大多数都是我挑起话题,他接我的话。我跟他说着说着聊到了过往,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聊起来的,但话题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过去,圆滑的过渡到了那里,都没有缝隙般的接口,他听完我的表态也会说他自已的。他说他在公安厅工作。最近在修长假。于是我下意识的说起门口那起案件。那个躺在草地上的年轻人。报道上说的年龄只比我小两岁。

帕洛斯听到时摇摇头,他说不清楚。但表明了悲哀。他跟我说受害者家庭背景特殊。后来因为不方便透露,我们就此打住。

傍晚时一块到我家那边的快餐店吃饭。我们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,服务员上菜时我发现姑娘看见帕洛斯时顿了一下,之后他朝服务员点头笑笑。再之后一块聊天,我觉得总有人的目光会飘过来。女人总是对这方面敏感,我背对着目光的方向同帕洛斯说话,有时笑笑他开的玩笑。但却全身感受那道随之而来永不散去的目光。我想起了多时。过往。以前。我曾经在上学期间的感受。

后来有那么一段时间没联系。我忙着最近一期的作者采访,一个人居住后,工作基本是我出行最多的时候。以前上学时不曾觉得独居和成人后有多让人嫌闷。但这会儿却是切实体会。我感觉一切都在弦上。这跟上学那会还不同。那时不用操心的事到了这时全要自已上阵。自已关心自已都不够空闲,累的时候倒是缩成一团心疼自已拼命。呼出一口气,觉得自已没空闲再关心别人。

最后病倒了,我在家里养病的时候看着电视,无聊的换着台,手机放在边上充电,后来我偶然看见了本地的电视台频道在采访帕洛斯。我一个机灵起身,发现他穿着一身暗蓝色灰调的西装,对着镜头笑,我看下方的小字,发现他是特聘人员。最近在侦破一起案件。这是我一个个月中再次看见他。

但我却突兀的想起来了原本在小区前方的那起命案 ï¼Œæˆ‘看过陆陆续续的后续,后来不了了之,那个比我小两岁的大男孩是本市黄龙组的成员,这里黑帮多,那个帮组就是专门倒卖毒品,半个月前因为这事还上过报纸,我记得那会儿城市闹得真大,据说特警天天便衣上街巡逻。最后抓着头。

但这事离我挺远,我没感知,那时忙着一个作者的采访,天天跑东跑西,打着稿子熬到深夜。天天看着这个城市河对岸的太阳下去又上来,慢慢以地平线为起点,朝着另半边的圆滑去。

冬天的时候我再次见到了帕洛斯。在我家小区那边的快餐店,他在点餐,跟点餐台上的小姑娘打招呼。我过去的时候他正巧回头,看见我时他朝我笑。他过来说你最近怎么了,我说生病,帕洛斯问没事吧,我回没事。然后我们就一道吃饭。吃完饭后告别。

 æˆ‘那时总算是觉得他跟别人有哪里不同。我回家的路上河岸对面的地平线出来。太阳向西滑。帕洛斯对周围所有人都这般,这个结论我没法确定。但女人的直觉总是很准,风吹过来的时候我正巧进楼道。我心想这个男人真是撩人,或则还有一种念想,他是否是对不熟识的人才这般。

 å…¥å†¬å‘¨äº”的晚上我从超市回来,拎着袋子出来时撞见了结账刚出来的帕洛斯,他在倒车,看见我时笑着说载我一程,我没拒绝,帕洛斯就接过我的东西,放在后座上。

 ä½ çš„手怎么这么冷?他问道,转过来的半边脸被路侧的灯光照亮,眼神像是散发光,但我却不是那么盯着焦灼,我打哈哈的说只要到冬天就是如此。想起刚才他接手我的东西时滑过了我的手背和指尖。

 æˆ‘冬天的时候手和脚无论穿多厚都很冰。我回他。然后坐进了副驾驶。

 æŽ¥ç€ä»–进我的左手边,进来时发动车子。紧接着一股暖流从我右手边散发出。车内的暖风口打开。我缩缩,自已待在一角。然后看到帕洛斯加快的车速。

 ä¸‹è½¦çš„时候他也执意送我。路过快餐店时他顺带朝着里面的打扫卫生的姑娘打了个招呼,然后小跑进去。我在车里的暖气中多坐了一会。他穿着暖色的风衣,过来时我下车,但他先一步接过我的东西,塞给我一杯牛奶。热气透过纸杯过来。我们两个并肩在路上,他路过时再次跟里面的姑娘挥了挥手,我转头过眼,帕洛斯笑着跟我说那个姑娘刚从大学回来。

 å¿«åˆ°å°åŒºæ—¶æˆ‘开始喝牛奶。河对岸的太阳早已下去,冬天的时候入夜快,我看着黑夜,走过去的时候却听见四周的低语。我转头看见公园那块的岸边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大娃娃。孤独的站在那。她头发披散,乱糟糟,脸上的皱纹在路灯底下显得苍白和填补,我看着她抱着娃娃低声念叨,我终于是听见四周的声音。

 å¯æ€œã€‚那个小伙子母亲。真是可怜。疯了。字眼飘过来,我最后看到的一幕是收摊的大爷朝着那个女人走过去。

 æˆ‘只记得月光和路灯下的女人抱着娃娃的模糊面容,我觉得她面容极其变幻,可能是太多的哭泣。但我下意识的转头,来的太快的回避和脚步,我转头的时候看见帕洛斯,他的眼神看着前方,仿佛没有听见时下的低语,围绕在周身的一切离他仿佛数十米远,他拎着东西跟我并肩。视线没变动过。

 ä½†ä»–在我过来的视线中转头,帕洛斯笑。说我怎么了。我摇头,笑笑,说没事。然后他再次转头,跟我走进了小区。从头到尾都没偏离视线。

 æœ‹å‹æ›¾ç»é—®æˆ‘是不是对他有兴趣。我那时十分确定的摇头。我想这会也是没变。我跟帕洛斯继续保持联系,跟他做了朋友,有次报社的采访还是我负责他。

 é‚£å¤©çš„晚上我发现帕洛斯像是星星。他带着我匀速走近小区时我不可控制的颤抖了一下心。为他因为我的视线过来的瞬间。

 ä»–转头的半侧好看,在入冬的夜里冷冰冰,我倒是第一次见着他眼神里淡漠的瞳孔。看我的时候让我发笑的觉得像是在看那杯牛奶。但是明白的不明白的女人都觉得像是正常或是世俗,妩媚的又是缘分。就算他眼神冰冷。
 
 ä½†é‚£å¤©æˆ‘真的发现我从未了解过他。我连他的朋友都不是。

 

 
 å¸•æ´›æ–¯å«–文。
 å¸•æ´›æ–¯ç²‰è¯·ä¸è¦å¤§æ„çš„代入自已。完全没问题。
 å«–帕洛斯文。
 è¿™æ˜¯ä¸€ä¸ªç³»åˆ—的相关。是帕洛斯中心文的番外。只是和他相关而已。
 æ²¡é”™ã€‚这是bg文。没在一起而已。你说帕洛斯喜不喜欢你啊。)
 æˆ‘爱帕洛斯。我只想嫖他。
 ä»¥ä¸Šã€‚
 è°¢è°¢é˜…读。


 

评论
热度 ( 45 )
  1. 恶霸乙 从 歹徒甲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🍟鹧鸪环球旅行✨ 从 歹徒甲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要发疯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我爱惨他了
TOP